以笔为刃 投身抗日——暨大师生与“孤岛”文艺

http://school.gd.sina.com.cn 2006-10-27 11:21 暨大宣传部

  1937年11月至1941年12月的上海“孤岛”文艺运动,是抗战文艺的重要组成部分。日本侵入上海后,不仅从政治上扶植伪政权,而且还支持一批汉奸文人,大肆鼓吹所谓的“大东亚文学”与“和平文学”,甚至以“色情文学”来麻痹读者。为此,留在上海的一批爱国文艺工作者及进步学生,利用租界“中立”的位置和上海交通便利、通讯发达、出版自由的条件,以文学的形式宣传抗战,抨击日伪,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孤岛”抗战文艺运动。

  “孤岛”文艺整体风貌有异于沦陷区文艺而具备自身的特殊性。它基本上由中共地下党组织秘密领导,因而战斗力强,信息来源广,能迅速传播大后方和解放区及国际上反法西斯战争的信息。暨南大学当时汇集了一大批爱国的学者如郑振铎、王统照、方光焘、周予同、李健吾、周谷城等,还有许多进步学生,他们积极参加党领导或影响下的抗战文艺工作,为“孤岛”文艺的蓬勃开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郑振铎是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的领导人之一,他在教学之余,积极支持学生的抗日活动,还以文学的形式进行抗战宣传。比如,在小说《风涛》中,他通过晚明以魏忠贤为首的宦官集团镇压东林党的故事,借古讽今,抨击了国民党政府的特务政治和“攘外必先安内”的消极抗日立场。在当时流传甚广的《回击》这首诗里,他写道:

  苟安的和平是一条死路,

  忍辱的退让是一种罪恶。

  以铁来回答铁的呼啸,以血来回答血的渴望。

  “以眼还眼,

  以牙还牙。“

  抗战才是一条活路,也是给侵略者一个最好的道德的教训,

  为中国,也为世界和平。

  回击!

  重重的回击!

  在“孤岛”,曾出现过一个由中共领导、名为复社的知识分子的秘密组织,其主要成员有周建人、许广平、胡愈之等。他们仿效明末江南知识分子所组织的抗清政治集团复社,从事对日伪的斗争。郑振铎也是该组织的成员。从日军占领上海到太平洋战争爆发的四年多时间里,这个以出版进步书籍为主的秘密团体,活跃于上海租界里,先后出版了《鲁迅全集》、《列宁选集》、《联共布党史》、《西行漫记》等许多影响很大的革命书籍。其中有许多就是通过中共所领导的外围组织如学协等秘密推销和传布。这些书籍的出版,在黑暗的“孤岛”无疑是一支支耀目的火炬,照耀着广大青年学生和普通民众走向进步,走向光明。

  那时,郑振铎除在暨南大学授课外,还兼任社会科学讲习所《中国文学史》的课程。该所是胡愈之借沪江大学名义于1938年春创办的,专门培训进步学生的学校。当时任教者均为进步学者,除郑振铎外,还有周予同、严景耀、王叔任、杨帆(殷杨)、冰心等。教师们通过讲授《政治经济学》、《哲学》、《中国通史》、《中国文学史》、《社会发展史》等课程,向学生灌输爱国主义思想,宣传抗日救国。后来这个学校的学生有很多参加了江南抗日游击队或去了苏北解放区。据说,当时就有人暗中把这所学校称为上海的“抗大”。

  早在抗日战争之前,王统照就已是久负盛名的作家。“孤岛”时期,他曾用“韦佩”的笔名撰写了30余篇短小、精悍的随笔,总称《炼狱中的火花》,从1938年4月下旬到6月上旬,陆续刊登在柯灵主编的《文汇报·世纪风》上。其中的一些篇章如《仇恨》、《玫瑰色中的黎明》、《为了文化》等,都曾广泛流传于学生文艺团体中间。后来,他用“卢生”的笔名在巴金主持的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了短篇小说集《华鹤亭》,又用“鸿蒙”和“提西”两笔名写了长篇小说《双清》,连载于柯灵主编的《万象》上。其中《华鹤亭》与谷斯范的章回小说《新水浒》一样,尝试利用旧形式直接反映抗日斗争风云,故有文学史家将之列为“孤岛”小说的代表作之一。《双清》发表后,也曾引起广泛注意,也有人认为可同小仲马的力作《茶花女》相媲美。

  据钱今昔回忆,王统照对青年学子谆谆善诱,诲人不倦,引导学生走上文艺创作的道路。钱氏听课之余,常到休息室向王统照请教一些创作理论和外国作品的理解问题,后者总是不厌其烦地详细地讲解并替他修改习作,良师风范,令人敬仰。

  除教书写作外,王统照这一时期还主编过《文学集林》(与郑振铎合编,仅存四期)和《大英夜报》副刊《七月》。后者名义上的发行人是英国人,但实际掌握在暨南大学教授翁率平(留法)及金屋诗人邵洵美等人的手中。王氏主持《七月》时并不直接出面,而是由秦瘦鸥具体操作。当时为《七月》写稿的有戏剧家李健吾,主要是杂文,以刘西渭为笔名,文章犀利泼辣,极为精彩;郑振铎以郭源新和玄新的笔名写稿。该刊发表了不少进步作家的作品,如许席珍的研究鲁迅著作的文章,翻译家王佐良所译的苏联作家波列伏依的名著《我们是俄罗斯人》(建国后多译为《我们是苏维埃人》)等。

  1937年日军占领上海后,许多战时刊物纷纷西迁,“孤岛”文苑顿现沉寂。当时暨南大学的地下党员王经纬(即陈伟达,时为暨大化学系学生,后曾任天津市委书记);领导着进步学生组织——学协,钱今昔是上海市西区“交通员”,暨大地下党的支部书记是商学院学生周鸿慈(周一萍)。“孤岛”时期的暨南大学是党的基础比较强的高校之一。为了打破万马齐喑的沉闷局面,宣传抗日救国,中共地下党组织决定发动进步学生办刊物,以文艺为武器,进行抗日宣传活动。周一萍最先办了两个刊物《一般》和《译丛周报》。前者是一份综合性刊物,只出了四期。撰稿人以暨大学生为主,如张可发文谈戏剧《锁着的箱子》的演出,吴岩(孙家晋)以蓝烟的笔名发表过短篇小说。社会知名人士给《一般》写稿的不多,大约仅宾符一人,他每期写一篇时事评论。后者名义上是英语学习类的杂志,但实际上是以帮助学习英语为名,行宣传进步思想之实。其资料来源主要是塔斯社的英文电讯及进步报刊。黄子祥曾以“易默”的化名翻译连载美国作家辛克莱的反映西班牙内战的中篇小说《不准通过》(黄当时译为《铁的堡垒》)。该刊一直坚持发表宣传中共主张的论文,报导八路军抗日和世界青年运动的消息,大概出了7、80期,在当时算是存在时间较长的刊物。

  1938年6月5日,周一萍又全力主持创办了后来在“孤岛”出现时间较早、影响较大的刊物《文艺》,此时,《译丛周报》已出至30余期。当时参加《文艺》工作的主要是中文、外文、史地三系的10余名进步学生如孙家晋(吴岩)、徐微(舒岱)、张可(万芳)、黄子祥(移谟)、戴敦复、林柷敔、钱今昔等。身处“孤岛”的进步作家和学者王叔任、林淡秋、蒋天佐、王元化、郑振铎等也给该刊以大量支持和关心。该刊初为半月刊,后改为月刊。

  《文艺》头两期均为二十五开四十六面,都是转载大后方的文章,理论文章有《我们需要展开一个新的文艺运动》、《报告文学者的任务》、《目前诗歌的大众化问题》、《宣传·文学·旧形式的利用》等;文学作品有张天翼的《华威先生》、刘白羽的《在某村》、聂绀弩的《延安的虱子》、舒群的《婴儿》、张客的《武汉之春》、凌鹤的《夜之歌》等,其指导思想与《译丛周报》一样,主要反映抗战动态及中国共产党的主张。

  从第三期始,《文艺》改为十六开二十四面,内容上也作了一些革新,主要是上海本地创作稿的刊登要与转载稿各占一半。自此,参与《文艺》工作的学生开始撰写发表文章。吴岩、舒岱写小说;黄子祥(英文)、满涛(张可之兄,俄文)主翻译;诗歌有华铃(冯锦钊)、吴宏猷(笔名俞夷);陈裕年、张可则散文、翻译兼任;王元化主文艺理论。此外,活跃上海文坛的一大批文艺工作者免费为《文艺》撰写稿件。据吴岩回忆,计有:戴万平(岳昭)写了《报告文学者应有的认识》;戴何勿(何芜)以“萧岱”的笔名写了《诗歌大众化与旧形式的利用》,译了《四月与一月》等文;林淡秋以“应服群”的笔名发表小说《母亲》、散文《敬礼》及短评《理论与实践》等;钟望阳写过《十年》、《我的母亲》等;谷斯范写了《肥胖的人》;王元化的《关于文学大众化问题》、《论抗战文艺的新启蒙意义》、《利用旧形式并非狭路》。除此之外,王叔任(巴人)、石灵等都给《文艺》写过稿。

  革新后的《文艺》转载的重要文章有:《现阶段的文艺活动》(以群)、《现阶段文艺的展望》(郭沫若、老舍、夏衍等)、《问题的两面观》(茅盾)等。至于内稿方面,满涛翻译了高尔基的几个短篇和一个三幕剧;黄子祥翻译了喔芜却莱坷的长篇报告文学《火圈里》;徐微发表了短篇小说《侍读记》、《陶然先生》和《潮》;华铃的诗歌明白如话,还出版了《玫瑰》等6部诗集,李健吾教授还给诗集写了赞许的序;钱今昔的小说与散文流畅清丽;吴岩发表在《文艺》上的小说《离去》后来被译成英文,先后刊载在《天下》(1939年3月号)和苏联出版的《国际文学》(1940年7月号)上。

  《文艺》从1938年6月5日创刊到1939年6月停刊,陆续出版了16期约70多万字。这个刊物打破了“孤岛”上一时噤若寒蝉的局面,填补了当年“孤岛”文艺界的空白并从中培养了一大批著译人才,如吴岩、黄子祥、徐微、林柷敔、华铃、卢静、张可等。茅盾曾撰文介绍该刊说:“我们已经介绍过‘孤岛’上的许多新刊(三期《书报书评》栏),但纯文艺的新刊,以我所见,还只有这半月刊。几位青年朋友的努力是值得敬佩的”。

  1941年1月,.国民党一手炮制“皖南事变”,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在报刊上大肆宣扬“三个一主义”(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以个领袖),强调要行“军令、政令之统一”。当时暨南大学史地系学生钱今昔(钱景雪)约集同系同学王兴华、吴弘远、李澍恩、黄磐玉、钱林及几位外校学生,商定出版《论军纪》单行本,再陆续不定期出版《杂文丛刊》,驳斥国民党的反动谬论,宣传抗日主张。

  1941年2月,《论军纪》在上海书报摊秘密发行。全书约10万字,将“皖南事变”的真相公布于众并痛快淋漓地驳斥了国民党统一“军令”“政令”的谬论。《杂文丛刊》共出版九期。前六期称《杂文丛刊》,均以古代宝剑名之,第一辑《鱼藏》,出版于1941年4月15日;第二辑《干将》出版于5月6日;第三辑《莫邪》出版于5月28日;第四辑《湛卢》出版于6月28日;第五辑《纯均》出版于8月8日;第六期《巨阙》出版于9月23日。这六册后来合集发行,题名《游刃集》。后三期该名《棘林蔓草》,改用生命力极强的植物命名,各期分册,第一分册《紫荆》,10月出版;第二分册《菖蒲》,11月1日出版;第三分册《水莽》,出版于11月16日。《杂文丛刊》每期40页,36开,薄薄一本,不另加封面,只在首页上单色木刻阴文刊名,刊名下附印文学家的一段话,朴实无华。

  《杂文丛刊》的基本作者就是前述的创办者,即一批20岁左右的在校学生。此外,原暨大“文艺社”的同人如孙家晋、徐微也通过钱今昔的联系而参与其中。至于当时身处“孤岛”的一批知名作家如唐弢(以“风子”的笔名发文)、柯灵(丁一之——发表时误刊为丁一元)、孔另境(东方曦)、陆象贤(列车)、满涛(万殊)及金性尭(秦坑生)等都先后给《杂文丛刊》写稿。当时中共地下党亦给予《杂文丛刊》以极大的支持,王叔任在撤离“孤岛”前一直以“一士”的笔名为之撰稿。郑振铎、周予同虽没有为该刊写稿,但因钱今昔经常与他们联系,所以有些文章的观点,甚至修辞方面都得到了他们的具体指导。

  《杂文丛刊》语言明白通晓,善于利用报纸上的新闻,及时写出针对性强的短文,针砭时弊,视恶如仇,笔锋鲜明泼辣,一针见血。正因为此,《杂文丛刊》迭受当时进步报刊的赞许。《上海周报》说它使“上海文艺工作者已经遗体感到更好的更直接的现实批判的武器,还是鲁迅式的杂文。”《知识与生活》半月刊说它“涉及范围很广,完全针对现实,对于‘某家班暴徒’、顽固派、发国难财者、‘贝当路线’及其尾巴们,都施以打击和揭露,它是一柄锋利的短剑,使魔鬼们不敢正视而敛形”。近半个世纪后,文学史家更将之载入现代文学史,可见其影响之深。

  广东校园欢迎网友投稿,投稿信箱: schoolnews@vip.sina.com(邮件标题请注明“投 稿”,并以纯文本格式发送,莫带附件) 加盟新浪校园通讯站 

爱问(iAsk.com)
  

                      【评论

推荐】 | 打印 关闭
相关链接 新闻搜索:
多哈亚运圣火昨日在广州传递 市民热情高涨 (2006-10-26 星期四)
广州规定轻微车祸后未迅速撤离现场者将重罚 (2006-10-26 星期四)
广州审计查出违规金四亿 管道气违规资金过亿 (2006-10-26 星期四)
广州正式启动亚运村建设 以生态宜居为目标 (2006-10-26 星期四)
电视剧霍元甲配角否认雇凶杀亿万富翁(组图) (2006-10-26 星期四)
广州IC卡暂住证收费减半 降低为每张10元 (2006-10-26 星期四)
环保家具黑幕追踪:深圳分中心主任认错辞职 (2006-10-26 星期四)
质监局表示:省内仅3家机构有家具认证资质 (2006-10-26 星期四)
2007广东高考新方案 你关注过老年人吗? (2006-10-26 星期四)
电动自行车是禁是放? 本地排行 社会排行 (2006-10-26 星期四)
鬼马新星
 


·中大、广体通讯站全新上线
·活动:校园博客有奖大赛 独得索爱音乐手机
·爱问:校园万事通

鬼马校园频道意见反馈 电话:020-38219904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4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